位置:首页 > 日化用品 >

叙利亚战争的启示:21世纪战争中的制胜武器是什么?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18 08

近日,法国国际关系研究所推出了一篇《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的战略与作战艺术》的报告。报告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战场的经验可能会对其战略思想和作战艺术产生重要影响。中东研究通讯此前曾推出该报告的第一、二部分译文,此次推文为第三部分译文。

 

第一部分(点击查看全文)着重介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战略与作战艺术。论述了俄罗斯的战略目标、战略原则和战略途径、取胜理论和作战筹划、理想的最终状态和对其的自我评估。


第二部分(点击查看全文)讨论从俄罗斯战略体系得到的启示,侧重于俄军侦查-打击一体化系统及其各部分(情报、指挥和打击)的能力,这是俄罗斯军事战略研究进程中的重要议题,同时也涉及了与作战艺术有关的几个议题。

本文对俄罗斯战略和作战艺术的发展趋势做出了假设。重点探讨了与战略威慑、区域联盟的性质以及私营军火公司的新兴地位有关的议题。


除本系列前几篇推送所提及的战略艺术之外,俄方仍有一些其他的战略艺术主题,包括——


战略机动能力


在叙利亚行动中,俄军经历了一系列远距离、高强度、持久性强的战斗,从而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俄罗斯方面认为,物质-技术支持(MTO)系统的改革及演习为快速调遣部队、稳定维持海空军备补给线奠定了基础,进而为战斗行动的持续性提供了保障。


俄军方人员认为,保持MTO系统的适度运转是取得成功的主要条件之一。而2016年至2017年间的战略演习和突击检查,则进一步提升了俄军运输、供给和维修的速度与效率。



此外,“东方-2018”大型联合军演也旨在检验大型联军部队的远程部署和生存能力。基于俄军现代化进程中一些明显的经验教训,它在不同战区内战略机动性的优先次序及基于MTO系统的快速部署可能将被原封不动地保留下来。


无线电电子战(REB)


“无线电电子战”是近日俄军言论中的高频词,新旧各类无线电电子战在叙利亚这个试验场上叱咤风云、各显神通。在叙行动开展前的几年,俄国防部便已在力量建设、行动理念构建方面大量投资,并斥重金组建了海、陆、空三支无线电电子战部队。


此举意在增加REB系统的有效打击目标数,扩大其情报收集、防御实施和对敌压制的范围,并使其与精密制导武器系统和无人机的配合达到最大化。


在近期的军事冲突中(尤其是在叙利亚战场上),伴随着无线电电子战应用的不断增加和愈发激烈的理论研讨,无线电电子战技术也逐渐成为了现代战争中的主要制胜武器。


俄罗斯Pchela-1无人机

虽然讨论仍在继续,但在联合军事行动中,无线电电子战在情报、监视和侦察上已颇有建树,在瓦解对方指挥控制和反精确制导导弹防御方面也同样功勋卓著。


据称,无线电电子战技术有望进一步发挥效用:在未来的几年中,它或将在俄武装部队中获得全面推广。此外,仍秉持着自己2014年信息战观点的格拉西莫夫再次对电子战的经验教训进行了评述,并进一步强调把信息科技和信息心理战的影响力纳入到无线电电子战行动框架中的重要性。


指挥官的专业素养


从2016年开始,俄军便根据叙战经验,对军事工作手册、院校课程和训练计划做出了相应调整。此外,测试新型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的打击能力,以及无线传感器射频技术在联合攻击和防御作战中的应用也是重点。


格拉西莫夫强调,在训练指挥官时要注重培养其快速预判局势、做出非标准决策的能力以及熟练运用军事谋略、行动时出其不意的素质,并使他们能在计划风险内杀伐果断、抢占主动权。



此外,他还着重强调了竞争力和主被动学习的重要性,并提倡敢于质疑、合理创新的精神。他认为,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应当富有创造性和活力,在作战时,能够不拘泥于作战手册,而是倾向于采取主动并大胆运筹帷幄。


格拉西莫夫还称,叙战中已经涌现出了一批颇具才干、拥有非标准思维的指挥官。他们的这些优秀素质使得无线传感器复合技术在军队中普及运用的前景一片大好。此外,他还强调,指挥官们若想取得军事胜利,应当摒弃纸上谈兵和对数量优势的依赖心理;要从定性的角度出发,熟练运用与不对称手段相契合的、更高阶的作战技巧和军事策略。

下一部分预测了俄军在调整战略艺术时可能吸取的经验教训,但在本文撰写时,这些经验教训还没有完全解密。


定义战争新形势


俄罗斯的专著认为,在叙利亚的行动或将成为定义战争性质的主要参照物之一,传统战争方法已逐渐与不对称方法相融合,现代军事的主要趋势也已逐渐显山露水——打着“合理”的旗号去行动(bezulikovye deistviia)。


根据俄罗斯的概念,在混合作战中,敌方将同时参与几个阶段的传统军事战役。如果没有既定的时间顺序(比如说先在军事上下功夫,然后将其转化为外交影响),那么以网络为中心的分散式管理(setevye skhemy upravleniia)将比分级管理更见成效。


这也意味着,若要实现政治目标,非国家行为体的参与和不对称方法的应用是必不可少的。俄将领还强调,在不能轻敌的同时也不能放弃人口上的优势,将战斗、人道主义与和解有机结合是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


俄罗斯军警的一名成员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郊区的吉布林区与流离失所的叙利亚儿童交谈。 来源:法新社


此外,NGW原则同时也体现在叙利亚军队、反对派部队和当地居民在战斗时建立的良好关系上。俄国防部认为,是当地军事、社会、政治的综合性基础造就了战略上的成就。莫斯科建立了一个交战双方和解中心,并将其转变为C2结构的一个组成部分,隶属于部队集团指挥所。


综合指挥所体现了NGW关于军事和非军事活动合并的主张——它能够使俄罗斯部队能够有效地进行作战控制,并与联盟的其他武装部门进行协调。这些军事行动将与社会政治外交层面挂钩,并不间断地受到政治上的控制。


私营军事公司


大规模使用雇佣军或私营军事公司(ChVKs)一直是这一行动中最具创新性的特点之一。学者们对“瓦格纳集团”和“图兰集团”(通常被称为"Spetsnaz iz SSSR")进行了广泛的讨论,但这些编队在作战结构方面存在着分歧。


有三件事情是显而易见的:俄罗斯雇佣军一直在战场上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与西方不同的是,雇佣军作为一种作战形式,将有可能成为俄罗斯军方长期以来的鲜明特征。



正如上文所说,莫斯科将大部分地面战争委托给了盟国。ChVKs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力量,在一些情况下,这种力量具有决定性意义。在战役后期,他们在俄罗斯的指挥下建立的第五军团中,形成了某种形式的突击部队。


和美国私营军事公司不同的是,俄罗斯雇佣军没有参与维护安全稳定的任务,而是将实际战斗作为自己的主要责任。据推测,ChVKs的战斗伤亡率是俄罗斯最高的。


ChVKs作为国家安全武器库的重要性可能会加强。它的一个主要业务战略效益是“否认”的可信性,或者可以说成是Gerasimov最近所描述的“证据缺乏”(bezulikovost)。


部署ChVKs,就像雇佣黑客行动主义者一样,是一种可以通过混杂行为者,使军事行动外包成为可能,从而以此获益而不对其行动承担责任的做法。“ikh-tam-net”(“他们不在这里”)和“nuka dokazhite”(“去证明”)已经成为俄罗斯在谈话时的标志性陈述。


在顿巴斯和叙利亚行动后,莫斯科控制了一个私营军事公司储备库,并通过某些手段使用雇佣兵,雇佣兵们总体上对其就业情况感到满意。他们的下一步是什么?重返家园,等待下一个任务还是被俄罗斯拒之门外?他们是否会融入俄罗斯的战略共同体?谁是参与策划这股新力量的主要利益相关者?截止本文撰写时,这些都是公开的问题。


对克里姆林宫来说,在俄罗斯领土上拥有这样一只庞大的军队似乎并不是一件有吸引力的选择,它可能更愿意把他们作为一只远征军队留在国外。在中东地区,该军队有两种可想见的激活方式,在战后的叙利亚,他们可以作为能源和关键基础设施重建的安全部队。如果当地局势恶化,他们可以在主要增援部队抵达前,作为快速反应部队采取行动。


而另一种作战形式可能是结合俄罗斯的需要,将军队部署在该地区的其他区域。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身份将是某种形式的侦查人员,他们可以探索战区的作战配置、收集情报,并作为主力突击部队的前端部队。但在这两种情况下,由于后勤能力相对有限,需要与当地政府进行协调合作。


就像近几年俄罗斯的其他几项军事创新一样,这项创新似乎也是自下而上的。它的出现出人意料,但后来却被体制接纳。作为一个现象级的创新,它迫使俄罗斯战略部门在安全生态系统内通过其他方式将其组织起来。


虽然国家杜马正在起草立法,使ChVKs的法律和社会地位正规化,但试图控制该实体的利益相关方在政府内的竞争正在加剧,这反映了各部族和利益集团之间的内部斗争。


截止目前,国防部、金融稳定委员会、格鲁格集团以及有关非政府组织,都试图影响对它们有利的立法活动,并希望成为这支部队的“管理者”。不难想象的是,国民警卫队和秘书长也可能参与其中。


一方面,克里姆林宫可能会寻求对该部队的统一指挥和控制,避免权力下放,每一个安全实体都保留自己的雇佣军属性,而这增加了未经批准的战争活动的风险。另一方面,克里姆林宫可能选择分而治之,避免传统与非传统政治力量集中在某个势力手中。


本文为第三部分译文,作者:德米特里·亚当斯基(Dmitry Adamski ),编译:王雪辰、赵子文。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未经许可禁止转载